羅  援
  撼山易,撼解放軍難!我之所以發出這樣的感慨,甚至憤慨,是出於兩方面原因:一是軍內出現了像徐才厚、谷俊山這樣的敗類,試圖以個人的功名利祿來侵蝕我軍的肌體,腐蝕我軍的靈魂;二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攻其一點不及其餘,試圖以偏概全,從外部抹黑我們這支人民的軍隊。不管是蛀蟲內部的“空心化”還是蚍蜉外部的“妖魔化”,都難以撼動我們這支共和國的鋼鐵脊梁和人民民主專政的堅強柱石。
  軍內腐敗是表象,變質變色是實質。因為貪腐與我軍的性質、宗旨格格不入,背道而馳。貪腐就意味著與民爭利。在我國革命戰爭年代,老百姓縮衣節食,硬是用手推車推出了革命戰爭的勝利,而如今,軍內貪官以權謀私,貪贓枉法,與人民群眾離心離德,他們的所得,就是老百姓的所失,這樣發展下去,我軍就會失去打勝仗的勝利之本。貪腐就意味著與兵搶食。我軍建軍的光榮傳統是艱苦朴素,官兵平等。而軍內貪腐分子敗壞了我們的傳家之寶,他們的所得,就是從士兵的嘴裡奪食,再多的軍費也難於填滿他們的欲壑。貪腐更意味著培育懦夫,一天到晚都在想著跑官、買官的人,哪裡還有精力謀打仗?一天到晚都在守著自己的小金庫、將軍府的人,哪裡還有報國之志,殺敵之勇?因此,腐敗是戰鬥力的第一殺手,腐敗不除,未戰先敗。
  但軍內腐敗不是軍隊的主流,人民軍隊的軍魂仍在,傳統仍在。我們既不能低估徐才厚等人的危害,也不能誇大他們的影響。這就彰顯出“黨指揮槍”的優越性,任何別有用心的人,誰也別想以自己的個人意志來影響這支軍隊,這支軍隊只聽命於黨,只服從於黨和國家的最高統帥。
  正因軍隊中有一批像總後黨委這樣的堅強堡壘和像劉源政委這樣的忠誠衛士,才能自我糾偏,刮骨療毒。這時候,那些人怎麼不出來說“不許軍人干政”了?軍人不問政,毒瘤何以剔除。難道只允許“大V”涉軍,對軍人施放明槍暗箭,不允許軍人挺身而出,捍衛紅色政權?別忘了,一旦天災降臨,沖在一線的還是人民的子弟兵;一旦外敵入侵,用血肉之軀保家衛國的還是共和國的忠誠衛士。好好珍惜這支軍隊,愛護這支軍隊,我們歡迎批評監督,但絕對不能自毀長城。
  到底是軍隊反腐重要,還是抵制顏色革命重要?這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打鐵首先要靠自身硬,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只要軍隊有了“拒腐蝕,永不沾”的抵禦能力,任何糖衣炮彈都奈何我不得。但也不能低估顏色革命的破壞力,腐敗是為了讓你解除免疫力,顏色革命是為了要你的命,讓你改弦更張,亡黨亡國。由此可見,腐敗與顏色革命的實質都是一樣的,就是讓紅色政權變質。
  但是,任何反軍亂軍的企圖都是不可能得逞的。“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滌盪了腐敗,人民軍隊將闊步前進。▲(作者是中國戰略文化促進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瘦身

kg42kgac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